在线客服
  LOFTER
  豆瓣

第六章 凶宅之谜

作者:壹線葒人 日期:2013-12-29 点击:754
一键分享

第六章 凶宅之谜

被我这么一叫,小健马上愣住了。一旁的小桐也傻了眼。

“里面有人?”小健瞪着眼睛看着我,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话。“难道有小偷?”

“别开玩笑了,这大白天的哪里来的小偷,要偷也不偷我们这破院子啊。”小桐在一旁没好气的说。

这个房子从外观上确实已经比较陈旧了,真要是有小偷,也不会来这里。由于风水地理位置的原因,已经造成在这个小区的附近,就一直存在着不良磁场,而这个房子又压在俗称的鬼门线上。又综合小桐描述的内容,这个房子已经基本可以断定是凶宅。

就算是凶宅,也有不同程度的区分,凶到什么程度呢。那也要进去才能知道。但是进门前的一个卦,让我着实惊了一下。

卦像上显示宅中煞气很强,尤其是在坤位,而以当时时间起卦,是可以看出在那一个起卦时刻屋内的情况,卦显示此时屋中是有人。但是小桐的回答让我推翻了我的判断。

如果说不是小桐的妈妈在家,那屋子里会是什么人呢?

我拉拉小健,示意他和小桐不要说话了,我轻轻的走进单元门。这种老式的小区,都是门对门的两户。这种门对门的格局,在风水上也是不好的,容易被对方的煞气所冲。

小健和小桐跟在我的身后,小桐有点害怕,拉着小健的衣服,我看到这小子有点不怀好意的笑,这时候还能笑的出来,真是的。

不管他,集中精神。走到门边,我示意小桐不要拿钥匙开门,我侧耳在门上去听。没什么动静,再仔细听听,不对,有声音。我用手指指小健,“听听。”

小健也侧耳过去,压低了声音跟我说,“没声啊?怎么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”我再侧耳过去。这么明显的声音,小健居然说没有,是不是耳背啊。小桐在一旁看出了我们的对话,但是看她的样子没有一点要去听听的意思。

我明明听到里面有轻轻的摩擦墙壁的声音。我继续在门上听,声音依然存在,但又不像是人为的。这大白天的就这么猖狂,那还得了。

“里面没人!”我小说对他们说。

“没人那你说有声音。”小健反驳到。

“准确的说,里面有的不是人,应该有东西在。”

“这大白天的,不会吧?”小健有点不相信。

“你别出声,你仔细听。”我指着门。

小健半信半疑的又侧耳过去,我就看着他的脸,慢慢的由红变白,嘴里颤抖的吐出几个字。“真……真……真有……声音。”接着转身要走,一把被我拉回来。

现在这种情况,已经很明显了,屋子里有灵界的朋友,中午都能如此活跃,可想而知情况是多么的严重,我摘下手中的佛珠,递给小桐,“你带着,开门。”

小桐有些微微颤抖的拿出钥匙,小心的把钥匙插进锁孔,我侧耳在门上一直听,小桐这个时候仿佛进的都不是自己的家了,平常如此熟悉的家,这次是如此的陌生而且恐惧。钥匙插进门锁的那一瞬间,声音消失了。

打开门,一股异样的气味迎面扑来。

调动身体内的气场,口中默念六字大明咒,让小健和小桐紧紧的跟在我身边。房子的格局比较怪异,一进门,对着一个房间,右手边有一条细长的通道,通向卫生间。左手边是客厅,客厅里面有两个房间,一个大一点一个小一点。

整个房子虽然是白天,但是整个房子里凉飕飕的,我看了一下,由于位置的闭塞,能入光的地方只有两个窗户和一个门,而门因为在单元楼内,所以门是没有光能进来,而两个窗户,一个是在卫生间,一个是在客厅的右手边房间,小桐住在一进门的房间里,里面东西不多一张床,一个电脑桌,一个书柜。

拿出罗盘在小桐的房间测量,没有发现异常,但是这个房间所在整个房子的兑位,加上房间较小而比较压抑,长久上住下去,会让人出现脾气失常,情绪变化较大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你这房间问题不大。”我对小桐说。

接着走到客厅,客厅的墙壁上有两副山水画,而客厅的右手位的房间就是巽位,这个位置应该是小桐的父母住。这个房间在卦中也是有问题的,走进去,这个房间稍大一些,一张大的床,电视剧,音箱,衣橱等等。拿出罗盘,首先看看这个占据房间的大床。

“你妈妈是不是睡在这边?”我指着床的左边。“好像是哦”小桐想了想回答。

我拿出一个小罗盘,放在床的中心位置,两个罗盘,用“双线交割定吉凶法”,去测量这个床的吉凶。因为我有种预感,这个床一定和他妈妈出事有关系。

我看着罗盘上的显示,“小桐,你妈妈是摔断的是不是右脚。”

“是啊!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果然没错,这落床的位置有很大问题。”我又仔细观察房间的地势,如果说小桐的妈妈睡在床的左边,也就是接近门的这边,她下床的方式应该是这样。

说着我就坐到了床上。模仿她妈妈下床的样子。“原来如此!”不禁自己感叹了一句。我以我落脚的位置,掌推九宫,根据罗盘双线吉凶的定位格局,算到床的位置是在整个房间坤位中的煞点上,而煞点就是煞气聚集的地方。我又模拟她妈妈起床的样子,双脚所落的位置就在煞点的割据圈,而又因为右脚和左脚的受力不同,当人从左边下床时,一定是先右脚落地,所以,由此断定,她的妈妈断的必定是右脚。为煞气所伤。

这个房间也是煞气比较重的地方,之所以不至于那么凶,原因是因为还有这么一扇窗,走到窗边,外面有什么都没有,没有绿化,想必有树也早已经枯萎了,这种老式的小区,已经没有人来打理了。下盘,调好罗盘用指线对着窗户,发现这个窗户确实是唯一吉气所在,可惜不懂得善加利用,早已没了生气。

也是因为由于有这么一扇窗户,可以缓解掉一部分的煞气,所以住在里面的人不会马上出事。小桐的妈妈也是被长期煞气积累所致,如不调整继续住下去,就不一定仅仅断条腿那么简单了。

看完小桐父母的卧室,心中已经有数,与这个房间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卧室,应该就是本宅煞气关键之所在,也应该是最凶的地方。左手边的房间就是坤位,也是卦中显示有人的地方。我拿着罗盘走到门口。刚刚站好,就感觉一阵阵凉飕飕的,问题就出在这里。而坤位又代表母亲,如果判断没错,应该是小桐的母亲或者奶奶住,小桐的妈妈住在刚刚右边的房间,那这个就是小桐奶奶住的。我伸手想要去开门,发现门是锁着的。

转头对身后的小桐说:“这门怎么锁着,声音就是从这房间出来的,而且也卦中显示有人也是在这个房间。”

“不会吧,这房间怎么可能有人?”小桐的脸色已经开始变了。“这房间之前是我奶奶住的,去世后,房间就上了锁,一般都没人进去的。”

“不是你奶奶又活了吧。”小健突然来一句,吓的小桐“啊”的叫了起来。

“你瞎扯什么啊。”小桐的脸色惨白。

不会错的,问题就出在这个位置。我再次伸手去开门,门确实打不开。“这门为什么锁了”我问小桐。

“我妈妈给锁的,我也没钥匙,妈妈说奶奶去世了,怕不太好,就先别住人,说里面的东西最好也别乱动,自从奶奶走了以后就一直锁起来了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小健问道。

我转过头没理小健,现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房间不住人是可以的,但是不住人并不能解决房间里面存在凶煞问题,因为这个房间是整个屋子最凶的地方,但是不开门又无法知道里面的情况。真是懊恼……

小桐是和她妈妈两个人住,爸爸经常出差。这种凶煞压在坤位上的房子,基本上都是屋子的女主人出事,从小桐的二叔的老婆,结婚没多久就去世了。然后到小桐的二叔意外去世。之后到小桐的妈妈摔断了腿。因为妈妈不住在这个屋子,可能相对好一点。而小桐的爸爸经常不在家,不住在房子里,自然受煞气的影响最小,所以只会被家人牵连,而不至于出什么大事。如果小桐的妈妈是住在这个房间,那出事的就不是小桐的奶奶,而是她的妈妈。

现在小桐的奶奶已经出事。而小桐因为离这个房间还隔着一个客厅,所以小桐本人受到的影响是相对较小的。但是现在整个房子目前就剩下她们母女俩。照推断,过不了多久,就会还要有事情发生。

“你妈妈回来不回来?”我问。

“晚上回来。”

“回来的时候想办法把钥匙要来。到时候我们再进去看看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,我怕!”小桐问我。

“现在这种情况,先要把这个房间处理下。”我叮嘱完小桐。让他们打开所有的灯。把门、窗都全部打开。

然后准备两个碗,一个装上醋,一个装上酒。

小健看到如此情形,知道我要干什么了。就拉着小桐站到了一边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首先拿起装酒的碗,起剑指,口中施咒,将碗中的酒加入法力。拿出毛笔,先轻轻对着笔尖哈一口气,全神贯注,用沾满了酒的毛笔在门上画一道镇宅符。希望此符可以暂时封住门内的煞气。

接着,盘腿坐在地上,拿出事先准备的灵符三道。让小健马上给我拿来打火机和蜡烛。先把蜡烛点燃,起剑诀,意念直逼门内,口中默念:“

九天玄女真仙圣,通天透地鬼神惊,

天若见低头拜,地煞闻知走无停,

天清清,地灵灵,六丁六甲听吾令,

金童玉女首领天兵,何神不服,何鬼不惊,钦吾敕令…………神兵火急如律令。勅!”

我的预感告诉我,这个房间不同寻常,一道镇宅符是无法压住门内煞气。我为有在门外布阵,以防万一,毕竟阴气如此重的房子,只有母女两人同住,而且还有亲人刚刚过世,这个房子实在是凶险万分。

不得不拿出事前准备的三道灵符,用勅符灵咒,请来九天玄女娘娘和元君道祖来助弟子一臂之力。如此时不持咒布阵,我怕此门煞气是关不了多久,所以我必须确保在打开门之前,一定要先稳住这个局面。

三道咒语念完,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夹住一张符,在蜡烛上点燃,对着门用右手掌打过去,将符中的灵气打到刚刚画在门中的镇宅符上。灰烬散落一地,接着拿起第二张符,点燃。在房间的门口烧化。拿起第三道点燃,把符放入装着醋的碗中继续持咒。

拿起毛笔,蘸着碗中带着符水的醋,在房间门外的地上书符三道,迅速让小桐给我取三个小酒杯,斟上半分满的酒,压在地上的三道符上。

至此三灵光阵法已经完成,用一道符打入门内,第二道符化在门口,压住地气,第三道符化在醋中,书符后用三杯酒压八卦中的乾、坤、震三宫。因为符中借助了神佛之力,可以暂时压制一下。刚要起身,突然听到“叮……叮……叮……”的声音。

“你们听到了吗?”我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这什么声音?”小健眼睛在到处张望。

“哪里有声音啊?”小桐害怕的都快不敢睁开眼睛了,哪里能注意到这种细微的声音。

“不对!确实有声音。在那里!”我指着我面前的这个门。声音就是从这个被锁的门中传出来的。我做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想再听听到底是不是听错了。

“叮……叮……叮……”没听错。是这个声音。

“是声音,就在这房间里。”小健大叫起来。

此时我也有点慌了,这和之前在门外听到的声音完全不同,之前是听到有人摩擦墙壁的声音,现在这个声音完全不一样,这什么声音,好熟悉啊。

“是风铃。”小桐小声的说。

“对!是风铃声,就是从这个房间传出来的。!”小健肯定的指着这个不曾被打开的房间。

“风铃?怎么会有风铃?”我看着小桐。

“可能是我那会上学时候挂的,后来久了,就打算丢掉,奶奶舍不得,就又给捡回去了,一直放在她的房间。”小桐说道。

但是这个时候,怎么可能会有风铃声音,别忘记了,这个房间没有窗户,门也是封闭的,哪里来的风,没有风,风铃怎么会响,那只有一种可能————就是房间里面有人。

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们两个已经吓的瘫倒下去。

“不行了,这地方不能待了,快走吧,你什么阵不是弄好了嘛?怎么这封闭的房子里还有声音,我的妈呀,吓死我了,大哥,咋还是先走吧。”看来小健是吓的不轻。

再看看小桐,都吓的嘴唇发紫了,一个劲的拽着小健胳膊,我估计那胳膊差不多也废了,看她那手抖的,这胳膊不青一块、紫一块就奇怪了。

我也一时弄不明白是什么情况,总之目前的情况阵法已经设好,而且准备也不充分的我是不可能现在直接破门而入,那样刚刚设的阵法就无效了,同时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冒然闯入必然会有危险,而且再看看这两个人,已经快吓的休克了,只能先撤了。

此时风铃声已经没有了,但是不管有没有声音,这里必须马上离开。

我站起来,拉起小健和小桐,“我们出去再说。”

这时候家都仿佛不是小桐的家了,走的比我还快。我们匆忙走出小区。看到太阳照在我们的身上才慢慢回过神来。

“这…………这……这咋比拍电影还恐怖?”小健还有些害怕。

“师傅,我这家我不敢住了,可是现在怎么办啊?”小桐现在是最矛盾的,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还好,现在知道了,怎么还敢进去住。

我想了想,说:“现在这样,你先去同学家住,给你妈打个电话,说下情况。最好让你妈暂时也别回家。等你见到你妈妈,让她把钥匙拿来。我们再来一次。”

目前有这个阵法,应该可以封住里面的煞气,但是关键的是,这些全部是我的推断,我没有进去房间,无法知道房间里面的布局,或者感知里面的气场。所以根本不知道房间里会出现什么,必须等她们都安排妥当了,才能开门进房间去查看。

“什么?还要来?”小健叫起来,“还要开门进房间…………”

“怎么!你怕?”我看了小健一眼。

“我不怕,我是怕小桐怕。小桐放心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小健看着小桐讨好的说。

“那就这样,你先打电话。”我对小桐说。

小桐拿出电话,拨通他妈妈的号码,电话响了几下,没人接听。又试着拨了几次,还是没人接听。“这怎么了?”

“也许忙吧。迟点再打。我们先走。”说着我们一行人走出了小区。

走出来的时候小健还不时的回头看,我猛拍他一下,“看什么哦,别看,想留下来啊”

小健吓的一哆嗦。看到小桐,还是很紧张,又在拨她妈妈的电话,但是始终没有人听。

“小健你送下小桐,我先回去了。等联系到小桐的妈妈,拿了钥匙我们再来。”

我要先回去好好回想一下刚刚做的一切,想想到底下一步该如何解决。

“行!没问题”小健爽快的答应。

回头看看小桐和小健,已经上了出租车,我过了马路,从远处看去,小桐的家,就在远处的最里面,走出来,我走了20多分钟,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深,这样的房子完全被周围气场压制,住在这里的人,恐怕都很难出头。还是不多想了,要回家休息。

匆匆回到家,早上一直忙到现在,饭都没有吃,先草草吃了点饭。

打坐休息。刚刚入静没几分钟,一个电话把我惊的一跳。电话上又显示那个现在我看了有点烦的名字“小贱”。

“怎么了?也不让我休息下。”我不耐烦的说。

“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!”小健又在那边叫起来。

“别急,慢慢说……”

小健吸了一口气,咽了一口口水,说出了一句我没有意料到的话。

“不得了了,小桐她的妈妈电话开始不是打不通吗,没多久,小桐她大姨打电话来,我就在旁边,小桐她妈妈又出车祸进医院了…………”

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。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什么东西在作怪,我必须马上去一趟。

敬请期待 第七章 回魂夜

上一条:第七章 回魂夜

下一条:第五章 凶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