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客服
  LOFTER
  豆瓣

第八章 802号病房

作者:壹線葒人 日期:2013-12-29 点击:842
一键分享

第八章 802号病房


 

我嘱咐小桐先回医院,而我和小健则需要回去准备。

小健一路上有点担心的问我,晚上会发生什么情况。我只能告诉他,情况不可预知。回家先休息一下,一般来说,白天是不会有事情的,如果要出意外就应该是晚上,我们只需要在晚上10点前赶过去就行了。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先睡一觉,我太久没睡好觉了。

在睡梦中隐约听到外面电话响了几次,估计是小桐打来的。睡前就算到小桐一定会打电话来,让小健跟小桐说,不需要着急,晚上10点钟我们再过去,接着补觉。

小健在外面看着电视,让他睡一下,他也睡不着,估计是紧张的。

睡了一觉,精神多了。起来看到小健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,暂时不去叫他,刚好可以先准备一下。

这次去的地方是医院,医院本身人流就比较嘈杂,可以说医院的任何地方,都时刻存在着鬼魂。所有得病的患者,身上都是被冤亲债主附体,都因偿还自己的业障而得病。所以这些病在佛门称为“业障病”,而业障严重的人,则病情严重,如:癌症,绝症等等。而所有的精神病和抑郁症全部是被鬼上身。所以为这些人治疗的医生,就会承担这些人的业障。

所以很多的医生治好了癌症病人,自己却死于癌症。就是这个因果业障的原因,不懂得化解的人,治疗的人越多,其实就是在消耗自己的福报,在帮人背业障。

医院来往的人身上全部都带着业障和一些鬼神附体,特别是医院经常里有人去世的病床和手术室,还有妇产科,都是这些鬼魂较为集中的地方。去这种阴气重,又杂的地方,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。

在佛台前,放上贡品,斟上茶水,清香三柱,礼神,静立,执笔,书符五道,以防备用。席地而坐,双盘打坐,持咒,结印,迅速进入功态。

现在我需要得到菩萨的加持,以便得到更多的能量。慢慢的十分钟,全身开始发热,伴随流泪现象,眼前出现彩色光团,加持到了,身体开始微微抖动,有种强大的气场,从天庭处直灌全身,瞬间手心全部是汗。

“这时候你还打坐啊?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健突然来这么一声,把我从功态中拉回来。

慢慢睁开眼睛。“你叫什么啊?正在练功!”

“我都叫你老半天了,你都跟睡着了似的,我不大声点,我怕你听不到。”说着小健的电话又响了。“你看,电话又来了,人家美女急了。”小健指着手机开始接电话。

“都怪他啦,太慢。那我们吃了饭就过来,别怕。”这小子到好,直接在电话里就充老大了,还‘别怕’。到时候等着你怕吧。

挂了电话,小健问我:“咋样,大师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准备好了。不过现在还早,才8点多,我们先吃饭。”

刚吃完饭,小健就说:“七星剑呢?我帮你拿着。”

“没有”

“那桃木剑也行?”小健做出伸手的姿势。

“也没有!”

“什么!!!那什么八卦镜,驱魔棒,降妖法器,总有吧?”

“你当拍电影啊,统统都没有!”我说。

“不是吧,那有什么?快告诉我,不是这么就裸奔去吧?”

“没东西,几张符,一瓶酒,一个铃铛,一支毛笔…………就这些简单的。”

“不会吧!你去诗情画意啊,你怎么不带个吉他,还带铃铛。栓小狗啊?这去了还不是送死?”小健叫起来。

“这铃铛就是给你带的,小狗,走吧,怕就别去!”我边说边往门外走。

“我不是怕,我是怕小桐怕,你带家伙,这来个恶鬼我怎么办?不对,是我和小桐怎么办?”小健跟在后面,“别走那么快,等我。”

到达医院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,这个时候医院也没有白天的时候热闹了。医院因为白天人流量较大,阳气也相对较旺不会感觉到什么。一到了晚上来到医院,明显和白天的感觉是不同的。

我和小健走到住院部楼下,我没有直接上电梯,而是在此处先四处看看,晚上很多窗口都已经关闭,而灯也关了很多。在电梯的右手边有条长长的通道,那里是通往另一个电梯的地方,那几部电梯是为手术室专用的。所以这条道,看起来特别的阴森,是一条可能通向死亡的通道。

走进电梯我有个习惯,不会站在电梯的四角,每次进去我都会先定一下气,感受一下电梯里的气场,如果有其他灵界的朋友存在,就相对不要打扰他们。

因为电梯长年不见阳光,而且又是在医院,污秽的东西会较多,而他们一般都是萎缩的电梯的四个角落里,如果有阴阳眼或者天眼的人是可以看到他们的。如果你冒然走进电梯往哪个角落里一站,你就有可能惊动到他们,不走运的话,他们就跟着你喽。

电梯很快到了八楼,小桐的妈妈住在802号房间。

这间医院的住院部一上楼,房间是分在左右手的,两边都是一条长长的通道,通道的两边都是房间,我们沿着右手边的走廊来到802号房前,从玻璃里看到小桐坐在凳子上。

我敲门,小桐发现我们来了。我发现小桐的阿姨也在,估计是晚上要留下来照顾的。

“小桐,你朋友来了,你就先回去休息吧,我在这看着呢。”小桐的阿姨对小桐说。

“没事,明天休息,今天晚上不回去了。”小桐回答道。

我们从房间里走出来,小桐妈妈住的病房还行,是双人间,地方还算比较的宽敞,里面两个床位,旁边放着一个椅子,这个椅子是能伸缩的。拉开就变成了一张床,是方便晚上家属陪夜的。

看来今天晚上应该是小桐的阿姨留下来,让小桐一个女孩子陪在医院总是不放心。现在这个情况,我相信小桐更愿意留在医院,因为她的家比医院还要恐怖。

10点多的医院已经没什么人了,很多病床的家属和病人都已经关灯休息了。小桐妈妈的病房,旁边还有一家,也是个女的,早就已经睡觉了。小桐的阿姨,也把椅子拉开准备休息了。我让小桐也在旁边的椅子上休息,把带来的铃铛,挂在小桐妈妈病床的栏杆上。

如果今天晚上有任何东西来的话,铃铛就会响起来。而我和小健就守在房间门外的走廊上。在医院这种公共场所是不可能做那种大型的法术,会别人当神经病关起来,或者直接被警察带走,所以只能如此安排。

我又给了小桐一道符,让他带在身上护身。同时也给了小健一道。

现在要一切准备好了,就等小桐奶奶的亡魂来讨命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晚上的医院没有什么人,还是比较渗人的,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,除了护士站里有一个护士在冲瞌睡以外,整个走廊静悄悄。

我看看表,已经进入正子时,看看旁边的小健,好像有点困了,在冲瞌睡,我没有去叫他,站起来透过房间的玻璃,看到房间里一切也正常,都睡的很香,小桐趴在妈妈的病床边睡着了。其他的人则打着轻微的鼾声。难道今天晚上不来了?

现在是12点,等过了3点没有动静我和小健就可以撤了。我用手捣了捣小健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在哪?在哪?”小健突然被我惊醒,睁着没睡醒的眼睛四处在找。

“没事,我就叫下你,你要困就回去吧,我看都12点多了,也没啥动静。”我对小健说。

“那怎么成,再等一下。有事你叫我,我再迷一会!”说着,小健两手往胸前一抱,继续睡觉。我盘腿坐在椅子上,也有点困了,闭目休息一下。

刚刚没几分钟,感觉到走廊有一股冷飕飕的风吹来。难道是来了?我轻轻的睁开眼睛,走廊空无一人,静的有些怕人。修行还未开启天眼,无法去看是否有东西。天眼这东西大家不要以为开了很好,真的修行人是修行到一定的境界后,自然拥有的神通,跟大家所理解和看电视上那种阴阳眼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看不见人,就说明没有人。继续闭上眼睛,调动身体气场。运气,调息,导气,用身体功法磁场向外扩散去感知,这是道家功法的运用,可以通过感知不同磁场的存在来判断是否有东西。

很明显能感觉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应该有一股磁场存在。但是这个磁场和当时在小桐家所感应到的磁场不同,所以我打算暂时不动,不做任何回应,继续闭目。

慢慢的感觉那股气朝我这边来了,很快的一个速度,还没来得急反应就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。我睁开眼,另一头是没有路的,已经是走廊的最后的。看来这个“家伙”不是来找我们的,不管他,继续休息。

时间静悄悄的在走,都能听到手表指针的声音,突然,房间内传来铃铛的声音。我猛的站起来,这时候,小健也站起来。我急忙打开门,只看到小桐站在病房里,背对着我。

难道小桐被附身了?我正要去喊她,小桐回头了。“把你们吵醒了,我饿了,起来泡个面吃一下。”小桐笑着说,“刚刚没开灯,一下看不见,碰到了铃铛。”

“吓死我了,我以为……,以为那个来了呢。”小健这时候还知道忌讳,这种情况下是不适合说出那个字的。

“没事就好。等过了三点没事就行了。那你去泡面吧。”我对小桐说。

“没开水了,我去打点。”小桐拿着水壶就走出来了。

我看看表,此时是凌晨1:25分。

我和小健看看没事,也就不要说的太大声,以免把别人惊醒。我们又继续回到走廊边的椅子上坐下。小健接着睡。我看着小桐拿着个水壶,朝着走廊的那一头慢慢的走过去。

小桐可能是晚上没吃很多,现在饿了,拿着水壶朝蓄水间走去,蓄水间在走廊的深处,晚上的医院冷飕飕的没有一点人气,小桐边走边加快了步伐,因为开始有一点害怕了。

到了蓄水间,拿起水壶要装水,看看水表上的显示灯,怎么是红色的。红色表示水没有开,正在接通电源加热,绿色表示已经开了可以直接放。小桐在想,这都半夜一点多了怎么还会有人放水呢。还是等一下吧,等了5分钟水还是一直没跳,这怎么回事。

心里开始有点嘀咕了。

而这边的小健跟猪一样很快又进入梦乡,我坐了一会,感觉有点不对,怎么打水打到现在,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,但是此时我也不能离开,因为我要守着房间里小桐的妈妈。

心中想再等等看。

小桐等了一段时间,这水咋还没开啊,再回头看看四周,一个人都没有,阴森森的。心中有点发毛了,算了干脆还是不吃了。拎着水壶从蓄水间想回到走廊,医院的蓄水间设立在走廊通道的一个门里,里面有楼梯,是可以上下楼走的,也就是说整栋楼的蓄水间都是在一个位置,从楼梯走下去,也就是通往7楼的蓄水间。

小桐准备回来,但是可能实在太饿了,站在楼梯口看看楼上,九楼灯全是黑的,不敢上去,再看看楼下,七楼的楼梯灯是亮着的,只要下到楼梯就到了七楼蓄水间,于是小桐决定下去看看。

小桐拎着水壶,扶着栏杆小心的走着,不时又回头看下,总是感觉有什么人跟着她。心里越来越怕。当走到楼梯转弯的地方,突然一声尖叫…………

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在半夜的晚上,格外的清楚。我马上听到了,小桐出事了。我用手用力的推醒小健,“快起来,小桐出事了。”

“谁?!怎么了?”小健睁开眼睛。

“我刚听到小桐在走廊那边叫,但是声音好像不在我们这层,小桐去那么久,怎么跑下面一层去了。你赶快去看看!”我记着对小健说。

此时我不能离开。如果我离开,房间里小桐的妈妈将更加危险。

小健一听出事的是小桐,马上英雄救美的使命感和勇气就上来了。这次要是救了,小桐还不死心塌地的爱我。想着想着,不由的笑起来。

“你还在笑毛啊!快去啊!”我看他那傻样就想抽他,这脑子在想什么东西。

“这就去,在哪边?”小健朝着我手指的方向走过去。

此时我需要注意病房里的动静,如果有什么意外,怕来不及。我拿出准备的另外一张符,握在手心,随时准备使用,此时我心中也开始点慌乱,不知道小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。心中开始默念六字大明咒,以护身。

小健这次步伐倒是蛮大的,可能是小桐没了声音吧,他心里急了,三两步就冲到了蓄水间,一看没人,这人呢?再回头看看,也没人。这人跑哪里去了。

正在小健疑惑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哭泣的声音,一阵阵的渗人,这半夜谁在哭啊。晕死了,小健有些害怕了。抬头看看上面,黑一片,那小桐应该是在下面一楼。再听听,声音是下面传出来的。这下面咋有人哭啊,我的妈呀。小健咽了一口口水。就要往下去走。刚走到楼梯没几步。“啊…………”吓的一身大叫。这声音我估计要吵醒几个人。

我在这边很清晰的听到那边楼道里传来了小健的叫声,这什么情况。难道两个人都出事了。我这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这没用的家伙。心中还在责怪着他。不行,我要去看看,但是我去了,房间里的小桐妈妈怎么办。难不成这鬼东西还会调虎离山,不信邪了。

拿出手中的符,起剑指,起咒,勅神力。把符贴在房间的门上。暂时封住病房的门。我现在要马上去找他们两个。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敬请期待 第九章 惊魂一夜

上一条:第九章 惊魂一夜

下一条:第七章 回魂夜